“瓷都”不仅有瓷器,还有这些航空工业

 政治头条     |      2019-12-25 12:48

直升机产业:从“望尘莫及”到“并驾齐驱”

27岁的钟福强每天在一条跑道边工作。跑道这端是让世界都感到“不可思议”的中国新型直升机,那端是凭借陶瓷手工艺让世界为之着迷千年的城市——景德镇。

图片 1

十年弹指一挥间,“千年瓷都”景德镇如今有了新的名片:中国直升机研发制造正在这里变大变强。

在“中国瓷都”长大的钟福强从小就被带去学习在瓷器上绘画,从事航空业的父亲希望他能专注做事,心无旁骛。

作为传统产业,瓷器给江西景德镇带来“瓷都”的美誉。而今,借助军民融合发展东风,以航空工业昌飞公司为代表的现代化航空产业集群,已成为当地另一张名片——

中国直升机走向领先

长大后,他变成了像父亲一样的航空人,并且超越了父辈——作为中国航空工业的代表参加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并获得飞机维修项目优胜奖。

航空报国梦,从“瓷都”起飞

2008年,在汶川地震救援中,灾区上空飞行的几乎全是进口直升机。不是中国直升机不想参与救援,而是实在能力不足。这一尴尬局面,让中国的直升机人大受刺激。

“工匠的手为瓷器注入生命,让它们变得经典而永恒,为中国赢得世界的尊敬和认可。航空人通过传承和不懈探索,让这座因瓷器蜚声世界的古老城市凭借直升机重新‘起飞’。”中国航空工业昌飞试飞维修总厂技师钟福强说。

航空工业被誉为“工业之花”,军民高度融合。

“当时,我们的国产飞机,根本没有条件进入灾区,技术要求远远达不到,不敢飞高原、不能飞复杂天气条件、不能飞冻雨。”中国航空工业直升机研究所(也称中国直升机研究所)总设计师邓景辉告诉记者。中国直升机研究所是中国直升机研发的摇篮,目前国内所生产的大部分直升机机型,均由该所研发。知耻而后勇,从那时起,中国的直升机人开始发奋图强、奋起直追。短短10年间,研发生产能力获得了飞速提升。

中俄空军“2017航空飞镖”国际军事比赛中拔得头筹的直-10专用武装直升机,在青藏高原海拔9008米高空飞跃的AC313大型直升机,高原“空中轻骑”AC311民用直升机……一系列让中国人自豪的直升机,在中国航空工业景德镇直升机基地诞生。

2017年3月24日14时许,乌云翻卷,大雨瓢泼,由航空工业研制生产的我国第一款大型民用直升机AC313在景德镇吕蒙机场起飞。约40分钟后,飞机稳稳降落,大雨试飞适航验证科目圆满完成。现场,人们发出兴奋的欢呼……

一项项核心技术被突破、一个个型号横空出世、一架架飞机投入使用。中国直升机不仅攻克了多项核心技术,还一步步走到了世界前列。目前第三代技术已经成熟,并形成了系统生产保障能力,最新一代第四代技术研发生产能力也逐渐趋向稳定。凭借12大系列、50多个型号,中国的直升机制造已经跻身全球七大直升机制造商。

作为中国直升机制造业的国家队,中国航空工业直升机公司历经六十年发展,不仅为国家构建起一个完整的直升机家族谱系,并且能够与全球直升机巨头同台竞技。

“继2010年在景德镇实现首飞后,AC313陆续完成高原科研试飞、适航验证试飞、高原适航验证试飞、民航局审定试飞等,已具备在复杂气象条件下的飞行能力。”回想3个月前那一幕,昌飞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周新民依然心潮澎湃:“为了这一天,昌飞人等了7年!”

不久前,在中俄空军“航空飞镖-2017”国际军事比赛中,由中国直升机研究所研发、中国航空工业昌飞公司制造的直-10型武装直升机,一举战胜航空强国俄罗斯的两款新型直升机,获得武装直升机第一名,凸显了中国直升机产品的水平。

目前,中国航空工业直升机公司凭借12大系列、近60个型号的直升机已经跻身全球七大直升机制造商。直8、直9、直10、直11、直19等系列军用直升机以及AC311、AC312、AC313、AC352等系列民用直升机全面服务国防和国民经济,一批“明星”机型已享誉国际。

然而,比等待还要漫长的是矢志不渝的坚守。

“可以说是从当时的‘望尘莫及’达到了现在与先进国家‘并驾齐驱’的水平。”中国直升机研究所所长洪蛟如此评价,“在一些关键领域,中国人正凭借自己的智慧实现超越。”

“自主发展中国直升机产业是国家赋予的使命。我们要为国家构建起与大国地位相匹配、完整的直升机体系,研制出更多更先进的直升机。”中国航空工业直升机公司副总经理、直升机所所长洪蛟说。

军机,是昌飞的基业。1969年,来自全国各地的人才怀着航空报国的梦想来到景德镇,研制生产直升机。那时,企业名叫“昌河”。

自主创新是唯一出路

中国直升机工业经过60年艰苦创业,从零起步到今天初步建成直升机家族谱系和遍布全球、军民融合的供应商体系,形成了先进的直升机研发、生产、试验、保障和创新体系,具备自主研发第三代和第四代直升机的能力。

“当时,‘瓷都’人无条件地将瓷厂的厂址腾出给我们建厂,提供社会配套服务……”昌飞公司总经理助理周忠发说,“全厂职工满腔热情投入建设生产,完成了‘当年设计、当年建厂、当年出飞机’的进度要求。”

从需求侧来看,近年来,国防领域自不必说,其它各行各业对直升机的需求量都在增加。直升机在中国的用途非常广泛,民用领域更是潜力巨大,除了救灾、减灾、测绘测量、医疗救护等领域广泛应用,还有更多的领域可以拓展。

“中国军用直升机技术发展尤为迅速,有些型号已经可与全球先进水平同台竞技。在一些关键领域,中国人正凭借自己的智慧实现超越。”洪蛟说。

时间是常量,也是奋进者的变量。

单单以救援为例,中国是一个灾害多发的国家,每年所发生的地震、火灾等事故,对直升机有大量的需求。美国目前服役的直升机超过1万架,经过近10年的快速发展,中国直升机的保有量目前还不足千架,个人拥有直升机数量更少,应用潜力巨大。尤其在民用领域,随着国家对通航产业的支持政策出台,其万亿元规模等待开发。因此,中国发展自己的直升机产业显得更为迫切。

在景德镇诞生的直10专用武装直升机和AC313大型民用直升机,标志着中国具备了完全依靠自我保障研制生产先进的第三代直升机的能力。其中,直10作为当今全球最具战斗力的武装直升机之一,不仅打破了国外发动机和关键材料封锁,还通过全机减重和换装国产发动机成为全世界空重比最好的直升机。

2004年,直升机业务从昌河剥离出来,成为独立的航空制造企业——昌飞。随着直8、直11、武直10、AC313、AC311等“昌飞造”越来越多地进入公众视野,昌飞的知名度越来越高。特别是近5年来,昌飞新型号研制周期从6年缩短至3年,重大改进改型从3年缩短至1年半,生产能力提升了近3倍。

由于技术落后、产业基础薄弱,起初,中国的直升机人也曾想通过进口、合作的方式发展自己的直升机产业。但是这条道路却充满坎坷。直升机技术属于军民通用技术,对于这类产品,航空强国美国只对中国出口落后机型,其核心技术则直接采取“封锁”“禁运”手段。因此想要从外国进口技术,走传统吸收再创新道路,几乎没有可能。

千百年来流淌在景德镇“血脉”中的专注和创新,在今天照亮了探索世界前沿的中国航空人。如同景德镇的第三代航空人钟福强所言,“人的思维和灵魂终归会体现到他们所专注的事业之中,创造力让他们的作品与众不同”。

实现跨越式发展的秘诀是什么?“靠创新,尤其是管理创新。”周新民的话言简意赅。

中国的直升机也曾尝试与欧洲某国家合作,虽然取得了一些突破,比如中国另外一个直升机制造基地——中国航空工业哈飞公司就曾与该国一家公司合作研发了一款民用机型。但事实证明,要想通过合作获得核心技术,这条路走不通。掌握着核心技术的外国直升机公司对核心技术绝对保密。他们要的只是中国的市场,中国很难从他们那里获得核心技术的转移。

“不能自主掌握核心关键技术,就永远无法摆脱受制于人的被动处境。”中国航空工业直升机所总设计师、首席技术专家邓景辉说。

在昌飞直升机旋翼系统制造智能车间,记者亲身体验了“管理创新”带给感官的震撼:

哈飞公司副总工程师杨广朝告诉记者,与国外公司的合作经历,也让中国的直升机人更加坚信: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发展中国的直升机工业,必须走自主创新的道路。

目前,中国在第四代直升机研制上取得重大突破,攻克振动控制技术、无轴承旋翼技术、防除冰技术、电传飞控等关键技术,并实现从第三代向第四代的跨代发展。

——没有想象中热火朝天的繁忙景象,偌大的厂房宽敞明亮,整洁有序,60台数控机床、3个立体库,全部用地上地下立体交叉的运输轨道连接;

作为中国直升机核心技术突破难点,旋翼防除冰技术最先得到解决,这让中国的直升机实现了全疆域覆盖。当年在汶川地震中,正是受制于这项技术,中国的直升机连3000多米的海拔都飞不上去。如今,中国自主研发的机型最高甚至可以飞到9000米高空。10年间,数字式电传飞控、震动主动控制、无轴承旋翼等最先进的直升机技术,也先后被攻克。

对直升机安全至关重要的旋翼除冰技术,全球曾只有两家西方公司掌握。“其中一家开出了苛刻的条件,但我们耗不起。除了靠自己,没有退路可走。”邓景辉说,团队历经数年终于为中国人实现了“争气工程”。

——每天早上,智能系统根据任务指令,自动从物料库、工具库取出生产所需的毛坯、零件和刀具,通过地下两台高速运输车和地面轨道,精确配送到每个加工工位;

建立完整的制造体系

“作为最早‘吃螃蟹’的人,我们付出了极大的艰辛,也更早地体会到美味和价值。未来,中国发展更多新型号直升机将因此受益,国家对各型直升机的迫切需求也将得到不断满足。”邓景辉说。

——员工一上班就可以开始加工,待零件加工完毕后,成品又会被自动运送到成品库,完全无需人工管理。

现如今中国直升机已经实现了复合材料100%国产化,整机生产能力快速提升,是“十一五”初期的三倍。

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国,海岸线漫长、高原山地面积广大,地理条件复杂而独特,自然灾害多发,自主发展直升机产业于国于民都具有战略意义。

“车间是工信部认定的智能制造试点示范工程项目之一。”技术质量科副科长蒋理科介绍,2016年2月24日,昌飞公司下达关于“组织完成旋翼总厂的建设工作并投入运行”的督察令,考核节点为当年8月31日,要求“当年建厂、当年验线、当年批产”。

光有研发能力还不够,要想实现量产,还必须有能够配套的整机生产体系和管理能力。

“随着关键技术的不断突破和整体实力提升,中国正在以几乎每两年一个新型号的速度推出新产品。随着海内外订单大量涌入,我们也在探索有中国人智慧和特色的制造管理模式。”中国航空工业直升机公司副总经理、昌飞董事长周新民说。

考验再度“上演”,结局同样精彩。这套物流配送系统占用空间少、运送路径最短,被专业物流制造公司称为目前国内需求最为精确、最为合理的设计方案。

作为工信部“中国制造2025”首批示范单位,在中国航空工业昌飞公司的旋翼系统智能制造车间,记者参观了其全自动化生产车间,整个厂房几乎不用人工操作。一个个零件在生产线上自动移动、拼接,最终形成产品,送往生产线,一气呵成,非常流畅。

位于景德镇的昌飞是中国航空工业直升机两大主机厂之一,承担多型军民用直升机的制造和试验试飞等任务。中国航空人探索出有直升机显著特色的“节拍式”生产线。“它通过信息化技术和架在‘气垫’上的可移动装配台等自主研制设备,既发挥了西方飞机装配线上脉动生产的高效率,又符合中国现实。”周新民说。

旋翼系统是直升机最核心的“动部件”,事关飞机飞行安全和产品质量。“2016年,昌飞公司生产的直升机首次实现总装单机军检零故障交付,创造了新纪录。”作为企业掌舵人,周新民深有感触,“通过自主研发的信息化手段进行管理创新,昌飞破解了旋翼系统产能不足的瓶颈,使高效率和稳定质量能够兼得。”

中国航空工业昌飞公司董事长周新民说,这一智能生产线的投入,让旋翼制造效率更高、质量更稳,为整机生产提供更多的保障。这是昌飞公司直升机生产实现自动化、信息化的一个缩影。

“东方智慧和西方航空业的先进经验在这里很好地融为一体。我们很清楚地知道和西方先进直升机巨头仍存差距,却不会停下探索的脚步。”周新民说,中国航空人将不懈探索自主掌握核心关键技术和属于中国航空业的研制生产方式。

昌飞公司在10年前的生产能力还很弱,有时候一年仅能造出几架飞机,整个制造体系很不完善,很难实现批量生产。如今昌飞公司已经实现了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有机结合,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生产体系,生产能力大大提高。

如同景德镇千百年来的瓷器匠人,中国航空人心无旁骛,专注起飞。“航空人和瓷器匠人一样,通过创造为国家赢得自信。”钟福强说。 来源:国防科工局网站

人还是那些人,生产任务却翻了几番。除了大量使用信息化技术,公司的科学管理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据周新民介绍,目前在昌飞公司,已经形成一套完整的考核评价体系,基本形成干部职工创造多大价值,就能得到相应激励的局面。

在昌飞公司的一个厂房外,十几架刚从生产线下来的直-10、CA313飞机一字排开,等待着业主的验收,这些飞机将护卫中国的国防,服务中国的现代化建设。

在一架直-10飞机前,周新民自豪之情溢于言表:谁能想到不到10年的时间,中国的直升机居然有如此大的进步。而在中国直升机研究所的展馆里,所长洪蛟则将眼光投向了中国直升机的未来:怎样飞得更快、怎样更加隐蔽、如何噪音更小……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更先进的一代直升机将从这里诞生。

来源:环球网

上一篇:人民日报:总体规划,绘就“新北京” 下一篇:没有了